<dd id="bmwoz"><pre id="bmwoz"></pre></dd>

<li id="bmwoz"></li>
  • <button id="bmwoz"><acronym id="bmwoz"></acronym></button>
    1. <th id="bmwoz"><pre id="bmwoz"></pre></th>
    2. <button id="bmwoz"><acronym id="bmwoz"></acronym></button>

    3. <s id="bmwoz"><acronym id="bmwoz"></acronym></s>
      <button id="bmwoz"><acronym id="bmwoz"></acronym></button>
      <nav id="bmwoz"></nav>
      決勝網2019年度5G教育大會,中國聯通、中國移動、華為共探5G教育!

      兒童性侵熟人作案超七成!頻繁遭“毒手”的兒童,性教育如何改善?

      原創琦琦琦琦2020-05-27 21:276982

      (圖源:電影《熔爐》)


      決勝網5月27日報道,近年來,接二連三被曝光的猥褻、性侵兒童事件,以疾風驟雨之勢,進入公眾視野。一份《2019年性侵兒童案例統計及兒童防性侵教育調查報告》顯示,2019年全年媒體公開報道的性侵兒童(18歲以下)案例301起,受害人數807人,七成為熟人作案,年齡最小的僅為4歲。


      2017年4月27日,年僅26歲的林奕含上吊自殺,她的父母在聲明中指出:“奕含這些日子以來的痛苦,糾纏著她的夢魘,讓她不能治愈的主因,不是憂郁癥,而是發生在八九年前的誘奸。”
      對于兒時被猥褻或性侵的人而言,那段痛苦的經歷,終其一生都難以從記憶中抹去。


      01

      隱藏在家庭外衣下的犯罪:

      熟人作案超七成


      近日,中國少年兒童文化藝術基金會女童保護基金(以下簡稱“女童保護基金”)和北京眾一公益基金會共同發布了《2019年性侵兒童案例統計及兒童防性侵教育調查報告》。據統計,2019年全年媒體公開報道的性侵兒童(18歲以下)案例301起,受害人數807人。


      301起案例中共有293起表明了受害人性別,其中女童占比92.83%,男童占比7.17%。從年齡上看,14歲(不包含14歲)以下的173起,占比57.48%;14歲至18歲(不包含18歲)的49起,占比16.28%。其中,年齡最小的為4歲。


      從“女童保護基金”近幾年來的報告看,熟人作案比例一直居高,最高比例達87.87%。在2019年301起案例中,熟人作案212起,占比70.43%。并且,在301起案例中,有167起是施害人多次作案,占比55.48%,包括對同一受害兒童多次性侵,也包括多次對多名兒童多次性侵。


      值得注意的是,在212起熟人作案的案例中,依次為:教師、教職工(含培訓老師)占比35.85%;家庭的親戚朋友作案占比12.74%;鄰居(含同村人)占比11.32%;家庭成員(父親、繼父等)作案占比10.38%;網友作案占比9.91%;其他生活接觸人員作案占比19.81%。


      而這一系列案件的前身,就是因為家庭外衣保護下所發生的兒童猥褻案件。這類事件的犯罪嫌疑人利用熟人身份,更容易接近受害人并取得受害人信任,再加上自身力量及身份地位等優勢,使得性侵案件更易發生。


      反觀現實,許多家長不但自己隨意碰觸孩子的隱私部位,熟人這樣做他們也不介意。這些家長之所以不介意,是覺得無論親友怎么逗孩子,都是出于喜愛。


      如果旁人提醒,也會被視為“其心何其歹毒也”:“他可是親爹、叔、伯,你想到哪里去了?!虧你想得出來!”但這樣的想法后果可能很嚴重:孩子的隱私意識很差,被性侵了也渾然不覺;孩子往往不敢聲張,不敢報警維權。所以,不管是有意識還是無意識地行為,都應該當機立斷地制止,甚至要防患于未然。


      而除了熟人作案,家庭外衣也成了猥褻女童的遮羞布。考慮到親情、倫理、生活保障等因素,受害人往往不敢聲張,不敢報警維權。2014年的“珠海公交猥褻事件”中,一名男子抱著一名3歲左右的女童,不停親吻女童的面部和嘴唇,甚至一度讓女童站在自己大腿之間并抱緊女童親吻,女童覺得不舒服略有掙扎。


      (圖源:網絡)


      網友對此展開熱議,男子的妻子則表示,這是因網友對其丈夫行為不理解而產生誤會。經警方多方核查,確定陳先生與視頻中的幼女確系父女關系,目前沒有證據證明視頻中的行為涉及違法。


      2017年在南京南站候車廳,出現了讓人極度不適的一幕:一男一女和一個20歲左右的男孩,帶著一個小姑娘在候車。期間,被小姑娘稱為“哥哥”的男孩直接將她抱坐到身上,從其無袖連衣裙中將手伸進去猥褻胸部,旁邊疑似父母的男女則視若無睹。


      (圖源:網絡)


      02

      校園、培訓機構是性侵案件重災區

      網絡性侵形勢嚴峻


      據“女童保護基金”統計,在301起媒體報道的案例中,表明性侵發生場所的有230起。其中發生在校園、培訓機構的有80起,占比34.78%;在施害人住所的有51起,占比22.17%;在小區、村莊、校園附近等戶外場所的有31起,占比13.48%;在受害人住所的20起,占比8.70%;在公園、廣場、公交等公共場合的有19起,占比8.26%;在賓館的有18起,占比7.83%;在網絡上發生的有11起,占比4.78%。


      學校、培訓中心等兒童密集活動的場所,雖然是兒童的臨時監護場所,但也是性侵案高發地。


      值得注意的是,隨著互聯網的普及和發展,未成年人接觸網絡機會的增多,2019年度曝光的性侵兒童案例中,網友作案21起,包括線上作案和線下作案(網友約見面后實施性侵),占比9.91%。這類案件極具隱蔽性,家長一般也不容易發現,未成年人由于有畏懼心理,即使發覺受到侵害也通常不會主動告訴家長。


      并不是“只有農村兒童才有遭遇性侵的危險”。“女童保護基金”統計,2019年媒體報道的301起兒童被性侵案例中,發生在城市的171起,占比56.81%;發生在縣城的71起,占比23.59%;發生在農村的41起,占比13.62%;另有18起未表明城鄉地域分布。


      《報告》指出,城市地區高于農村地區,只是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媒體在這一領域的報道規律,恰恰說明城市地區兒童比農村地區兒童受到更為密集的來自家庭、學校及社會的監護。而農村地區兒童遭遇性侵的案件更不容易被發現,更難進入司法程序。


      03

      兩會聲音:

      上調法定性同意年齡,

      性教育納入義務教育課程體系


      對于性侵事件如何處理等問題,從重處罰一直是網友的呼聲。5月18日,最高人民法院發布七起依法嚴懲侵害未成年人權益典型案例,并表示對侵害兒童權益的案件中罪行嚴重、情節惡劣者,該重判堅決依法重判,該判處死刑的堅決依法判處死刑,絕不心慈手軟,絕不姑息養奸。


      (圖源:攝圖網)


      今年兩會,多名代表委員就未成年人性保護問題提出建議。首先,全國政協委員、首都醫科大學宣武醫院神經外科首席專家凌鋒建議,第一,建議將兒童防性侵教育納入義務教育課程體系。很多的事情防不勝防,外面扎籬笆,不如把自己做得更強。第二,建議完善網絡兒童色情制品治理,只有營造一個良好的社會環境,才有利于孩子們的心智發展,對他們形成有力的保護作用。


      其次,多位兩會代表委員提出了提高法定性同意年齡的建議。目前,我國刑法規定性同意年齡為14周歲。全國人大代表、民建安徽省委副主委、安徽省農科院副院長趙皖平介紹,在我國的一些偏遠山區,很多家庭認為'家丑不可外揚',不愿意報案,立案數量自然就少,形勢還很嚴峻。趙皖平建議提高法定的性同意年齡,由14周歲提高至18周歲。


      全國人大代表、廣東國鼎律師事務所主任朱列玉建議,可以分三種情況有區別地劃定性同意年齡。對于有些存在監護關系或者教育關系、管理關系的對象之間(比如師生關系),發生關系的性同意年齡應達到18周歲。對于一些一般的性同意年齡應有16周歲,“比如兩個人通過網絡聊天工具認識的,發生性關系的性同意年齡應滿16周歲”。而像青梅足馬、兩小無猜的情況,比如初中生情侶或是自小一起長大的具有信任關系的孩子之間,兩人年齡差別不超過5歲的,性同意年齡為14周歲。


      再有,"女童保護基金"建議,應全面建立侵害未成年人案件強制報告制度。實際上,廣東、浙江、江蘇、山東和湖北的一些省市都制定了侵害未成年人強制報告制度,但實操過程中,有很多強制報告主體不知道自己有報告的義務,比如幼兒老師,"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傳統觀念。全國人大代表、陜西省律師協會副會長方燕認為,在強制報告制度里,應明確規定報告管轄機關就是公安機關,今后相關的報告主體在發現兒童被性侵的線索之后,應當在第一時間向公安機關報告。


      (圖源:攝圖網)


      此外,有提案提出,“有性侵未成年人犯罪記錄者,不得從事未成年人相關工作。”全國人大代表、重慶市謝家灣小學校長劉希婭提出,要建立性侵害未成年人犯罪信息資料庫并實現全國聯網、公開,與未成年人相關的工作崗位不得錄用有性侵犯罪記錄者。


      具體來說,所有與未成年人密切接觸的單位或部門,如針對未成年人的各級各類課外培訓機構、兒童醫療機構、游樂園等場所,在招聘員工時都必須進入“性侵害未成年人違法犯罪信息庫”查詢,任何有性侵犯罪記錄者一律不能錄用;并建立嚴格的追責制度,未按規定進行查詢或查詢有相關犯罪記錄仍錄用的單位,需承擔相應責任。


      全國政協委員、上海市婦聯副主席、上海外國語大學法學院副教授黃綺也建議,對于涉性侵犯罪人員從業限制制度的構建不失為有效的手段之一。在黃綺委員看來,目前雖然刑法和部分行業性法律法規已經為從業限制制度提供了一些法律依據,但仍然存在立法面狹窄、操作性不強、強制性不足、系統性缺失等問題。誰是執行主體、如何獲取違法犯罪記錄、誰來提供記錄查詢等具體操作沒有作出明確規定。


      值得注意的是,“年幼時遭到性侵,18歲后仍可提起訴訟”受到廣泛關注。兩會期間,正提請審議的民法典草案規定,“遭受過性侵害的未成年人,成年后可通過法律途徑主張自己的權利”。


      現實中,一些未成年人遭到性侵后,因心智尚未完全成熟或不知如何通過法律尋求保護。成年后再去維權往往超過訴訟時效。因此,總則編草案中規定,未成年人遭受性侵害的損害賠償請求權的訴訟時效期間,自受害人年滿十八周歲之日起計算。


      04

      對于性教育

      回避和漠視不是最好的選擇


      (圖源:攝圖網)


      猥褻兒童的案件屢屢發生,造成眾多家庭心中永遠難以愈合的傷痛。反觀中國性教育的家庭現狀:一方面,兒童遭遇性侵等等事件愈演愈烈,不禁讓家長們毛骨悚然。另一方面,很多家長寧愿每天接送孩子,也不愿意給孩子普及相關性知識。于是騙他們:


      “媽媽,我是從哪里來的?”


      “你是垃圾桶里撿來的。”、”石頭縫里蹦出來的”、“床底下翻出來”、“坑里撿來的”、“咯吱窩里掉出來”、“洪水沖來的”.....


      有的家長不好意思和孩子談性,覺得這類話題難以啟齒;有的家長本身就把性當做是有傷風化之事,他們擔心過早讓孩子接受性教育,會把孩子帶壞;還有些家長可能總覺得孩子太小,以為孩子大些自然可以無師自通。


      在中國,“性”一直是禁忌話題,這也讓中國性教育之路走得格外艱難。近年來一直有把性教育納入中小學課程體系作為中小學生必修課的建議。但是,推進起來十分艱難。造成這一困境的原因之一是,不少家長對性教育話題依舊敏感。2017年,杭州蕭山一位媽媽吐槽學校發的《小學生性健康教育讀本》,并曬出圖片,質疑“尺度太大”,事發后這套有爭議的性教育讀本被下架。


      而令人可喜的是,從去年以來,中國家長對兒童性侵害的關注度和警惕意識都有比較明顯的提升。“女童保護基金”統計,在2019年接受問卷調查的家長中,對于兒童遭遇性侵案例,57.03%的人表示聽說過。如果孩子遭遇性侵害,51.98%的家長表示能從孩子的言行中識別出來,39.77%的家長不確定,8.25%的家長表示不能。


      另外,新一代80、90后家長開始重視對孩子開展防性侵教育。調查顯示,94.29%的家長希望對孩子進行專業、系統的防性侵教育,家長們非常關注給孩子講授的防性侵知識體系是否專業、科學。對孩子學習防性侵知識的途徑,家長的意愿依次為:學校教學、家庭教育、專業公益組織講座、書籍繪本等材料、網絡學習、同伴交流等。


      從孩童時期開始,正確的性教育至關重要。對于兒童保護而言,家長和學校都必須意識到,小孩子對性犯罪缺乏了解,不具有自我防范意識,因而要給他們做充分的預防教育,比如“背心、褲衩覆蓋的地方不能讓別人碰”,比如再親的親戚、叔叔也不能隨便掀他的衣服,再比如,在外遭遇了自己覺得不合適的事情,一定要跟家長說。


      社會的黑暗面,不管你提與不提談與不談,它實實在在就是在那里,猶如地雷般存在著。


      對于性教育,回避和漠視不是最好的選擇,一時的逃避或許有可能帶給孩子無法挽回的后果,別用成年人的思維去思考孩子的世界。
      原創文章, 作者:琦琦 ,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
      “看完這篇文章覺得還不夠?如果您關注教育行業產業鏈上下游動態發展,善于發現業內具備創新與機遇的公司和產品,亦或是能對行業政策及市場變化進行深入解讀,那就快給我們投稿吧,投稿郵箱是:,您的來稿或許就會影響教育未來!”
      決勝網2019年度5G教育大會,中國聯通、中國移動、華為共探5G教育!
      2 收藏
      分享

      掃碼分享本文章

      北京決勝網教育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京ICP備13009167號-1 電信與信息服務業務經營許可證:京ICP證130407號

      Copyright ? 2017 決勝網 jues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網安備 11010102000921號

      福建11选5{{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